专栏丨天空中的浩瀚城堡

中超即将恢复主客场比赛,这对球迷来说是个好消息。对于中国足球的发展来说也是如此。如果不能举办有正常规则和节奏的联赛,赛制会导致足球整体水平下降,也会严重脱节职业足球与其生存所必需的社会环境。

据国内媒体报道,并非所有俱乐部都同意恢复主客场比赛。对方俱乐部提出的理由是:一是球队所在城市很难批准比赛,或者俱乐部主场目前没有有条件承办;第二,俱乐部经营困难,无法承担客场比赛的旅费。

后一点非常值得讨论。背后的原因,不仅仅是中超房地产金元泡沫的破灭,更在于之前的中超烧钱比赛,掩盖了在幅员辽阔的大国举办全国联赛的后勤困难。一年前,我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泡沫破灭后,中国足球需要冷静下来,思考什么样的赛事组织方式最有利于足球的普及和可持续发展。

足球联赛在世界许多地方都不是从上到下的倡导者。取而代之的是相邻的球队互相交手,比赛次数越来越多,于是决定成立联赛统一协调。英格兰足球留下了最古老的痕迹。除大伦敦外,在伯明翰、曼彻斯特等多个地区,一小时车程内可找到数十支队伍,甚至在全国各地进行长途作战。陆路交通可实现当天往返。上赛季的甲级联赛是桑德兰和普利茅斯之间,单程6小时。

军事界有句俗语:“外行看武器,专家看后勤”,这在军事领域同样有意义。足球领域。巴西四大足球城市(圣保罗、里约、贝洛奥里藏特、阿雷格里港)以外的球队经常有出色的联赛成绩,进入南美赛事,但接下来的赛季将面临国内和国际双打。战斗,结果往往一团糟,很容易被降级。

一个关键原因是这些球队财力平庸,为了参加国际比赛而使用有限的引援资金,但他们没有主要国际赛事客场租用包机,两线战的长跑让球员筋疲力尽。

比如巴西队库亚巴,上赛季他们成为偏远西南地区第一支参加巴西联赛。他们表现不错,进入了南美杯,但本赛季他们将乘坐从库亚巴直飞的包机。在巴拉圭首都亚松森进行的比赛持续时间不超过2小时,如果比赛结束,就不得不乘坐商业航班。资金不够,只好去圣保罗转会。单程耗时7小时!

就像我之前在专栏中写的BodeShine一样,我喜欢关注一些小团队是如何生存的。不久前,我注意到一支名为Timbuis的巴西二级联赛球队,他们在今年历史上第一次参加了巴西二级联赛(巴西只有一级联赛和二级联赛两个国家循环赛。

以下都是地区比赛),蒂姆布斯市只有8000人,距离最近的地区机场4小时车程!而巴西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仅比中国略小。这样的队伍怎么能做到南北战争?

其实,由于陵墓所在的米纳斯吉拉斯州面积有58万平方公里,类似于与法国本土相比,即便是打州联赛,对于古墓丽影来说也是一段很长的路程。他们最接近的州级对手是440公里,最远的是1017公里,公路上的平均单程路程是742公里。克鲁塞罗来了来自该州首府贝洛奥里藏特的客场比赛。他准备了2辆大巴,外加午餐时间,单程8小时。

不过,这支据说是巴基斯坦最弱的新军,表现非常出色,现在死守着升级区,这增加了我对他们的好奇心。

我知道他们的主场太小,无法满足B.B.A.的要求。他们搬到了50多公里外的城市穆里埃,但那里的交通也很不方便。他们通常如何安排航班以及转机地点?

关于这个团队的文字很少。我问我的老朋友朱利奥。他是巴西著名的体育评论员。他从未去过Timbs体育场,但一位电视同事刚刚去过那里。距离Muliae最近的机场是Jouiz-du-Fora,车程为2小时40分钟。由于是支线机场,需要从这里转机到其他大部分城市,太费时间了。人多,所以Timbs人一般都是飞到里约热内卢,车程4.5小时,而且大部分客场城市都有直飞。

这和我读到的其他球队去蒂姆布斯的经历是一致的。比如巴西联赛的东北球队塞阿拉客场踢了巴西杯与廷布斯。

他们直飞里约热内卢3小时,并在那里过夜,第二天4小时乘大巴前往穆里埃。巴西杯比赛结束后,塞阿拉全队连夜坐大巴4小时返回里约,从来巴拉圭首都亚松森参加南美杯比赛。

朱利奥说,这是巴西联赛和欧联杯的一个很大的区别。对于巴西队来说,旅行的长度已经不小了对球队的影响。如果是巴基斯坦球队之间的比赛,由于很多球队属于该州的首府,所以往往可以找到直飞航班,或者在财力允许的情况下选择包机,但从巴基斯坦出发,很多球队都是不在大都市,往返家外都很麻烦。

比如2021年巴西南部巨人格雷米奥的总行程是65487公里,很多行程需要中转商业航班将租用ch然而,格雷米奥不幸降级,2022年的总旅行距离将增加到74182公里。一方面,由于收入锐减,俱乐部不再租用包机;另一方面,额外的10000公里行程不都是飞行距离,而是涉及到Timbs的人,下飞机后还要坐几个小时的大巴。

过去,中国媒体曾将巴西足球联赛形容为“赛制混乱”,因为巴西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像西欧那样的跨年全国主客场联赛了,州冠军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但库亚巴和蒂姆布斯都表明,在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打主客场双轮联赛的难度与英格兰、意大利和西班牙不同。

如果球队大部分时间都在客场,比赛之间没有足够的训练时间,很难保证足球水平。木材队目前在乙级联赛中一鸣惊人,对升班马表现出强烈的兴奋感,但这种例如在巴西足球中很常见。球员成名急匆匆离场,用不了多久,球队就自由落体了。甚至迅速落入被大多数人遗忘的地方。

目前巴德甲联赛的主客场比赛有近20年才定下来。如果像蒂姆布斯这样的球队越来越多,而且大部分球队都在客场上度过,很难说巴西联赛能为该国足球的发展贡献多少。幸运的是,巴西足球的深厚根基不是来自于一个新生的国家联赛,而是来自高度发达的地区足球。

弗拉门戈是巴西最大的足球俱乐部,他们声称拥有3000万球迷。但弗拉门戈从来没有有一个“国家德比”的对手。球迷关心的只有里约的弗鲁米嫩塞、博塔弗戈、达伽马等同城对手。1981年丰田杯纪念弗拉门戈战胜利物浦的球迷歌曲是这样的:“里约没有其他俱乐部能做到,只有弗拉门戈赢得了世界冠军。”

回望中超联赛即将迎来中国足球职业化30周年,不止一支球队突然对客场旅费感到难以承受。

这其实是因为一个幅员辽阔的大国不注重根基,自上而下打造。职业联赛注定的命运。难道是中超球队财力突然暴增?弱到连巴基斯坦二队都不如?

接下来的问题是,这种情况会不会导致赛制的话题反复被放到中超的讨论台上?那么领头羊呢?足协的负责人也觉得没有什么不妥。俱乐部比赛组织起来了,国家队能不能长期训练?

我觉得这对中国足球来说是未来几十年的一大难题。区域内最好的俱乐部能够晋级全国顶级联赛(并且拥有区域内的热情和支持),我们都会面临同一个尴尬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如何面对自上而下的“空中楼阁”中国职业足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