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孤》原型郭刚堂寻回儿子的背后仍有许多“郭刚堂”待拯救

2015年,由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失孤》上映。影片没有惊艳震撼的特效,没有靓丽夺目的小鲜肉,有的仅是刘德华饰演的老父亲雷泽宽,在寻子路上遭遇车祸被扇耳光、被逼乞讨跪求、睡桥洞风餐露宿等酸苦情节。就这么一个朴素的故事,却看哭无数观众,成为网上热议话题。

《失孤》主角雷泽宽的原型叫郭刚堂,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比电影更为辛酸,短短1个半小时,说不尽他24年的艰苦与绝望。

1997年9月21日,时值入秋之季,冷风萧瑟,一起突如其来的噩耗撕裂了郭刚堂一家的美好生活。

郭刚堂干完工作开着拖拉机赶回家,心想孩子会如同以往一样,听到轰隆的马达声后,屁颠屁颠跑出家门,满心欢喜的迎接自己。现实却与想象相反,儿子没见着,反倒看见自家房子前挤满了人,吵闹声不绝耳。

郭刚堂走近后,一位堂叔立即抓着他急促说道:小六(郭振小名)出事了,被人贩子偷走了。那一刻,郭刚堂的天空崩塌了,两眼发黑久久回不过神,稍微冷静下来后,连忙乞求乡亲们去找找孩子。

村里都是自家亲戚,又怎会冷眼相待,几十号人集体出动,问遍附近的城镇村落,走遍车站集市,结果别说找着孩子,就连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孩子如同人间蒸发一般。巨大的精神打击让夫妻俩陷入深深的自责和愧疚中,郭刚堂瘦了50多斤,27岁竟生出满头白发,妻子天天抱着孩子衣服以泪洗面,喃喃自语:都怪我、都怪我……

找到孩子,成了支撑郭刚堂活着的信念。1997年年底,在冰冷的冬天里他打包好行李,将儿子的照片印成旗子插在后尾座,骑上摩托车毅然离开村里,踏上漫漫寻子路。

但在没有线索,信息不畅、交通不便的90年代,从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茫茫13亿人中找到2岁大的孩子,难如登天,也注定了一路上将布满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

有一次郭刚堂长途跋涉,连跨数省,盘缠耗尽,连续两天没吃饭饿得都快虚脱了,经过一家面馆,在饥饿的驱使下他像乞丐一样哀求老板赏碗面条吃,话音落下,泪水涌出。谁曾想到堂堂男子汉,在村子中经济条件上好的他,竟会为两块钱的面条舍弃尊严。

还有一次郭刚堂在大别山上与死神擦肩而过,那天风雨交加,暴烈狂风肆虐下摩托车根本没法行驶,郭刚堂推着摩托车沿着泥路缓慢前进,身旁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忽然间一阵猛风刮过把他吹向悬崖边,幸亏死死抓住地面上的野草,才避免掉下深渊。

有人问郭刚堂,明明希望渺茫,多年来不见一丝成果,为什么你不愿意放弃?郭刚堂回答“只有在路上,才觉得对得起儿子”。他的勇敢无畏和坚持不懈,只因父爱如山。

每天骑行8小时以上,横跨大半个中国,足迹遍布大大小小每一个城市,里程50万公里,报废10辆摩托车,坚持24年,这是郭刚堂作为一名父亲的努力。

在寻找自己孩子的二十多年里,郭刚堂靠着发传单与得来的信息,陆陆续续帮助别的家庭找回了100多个被拐孩子,修复了100多个濒临破碎的家庭,后来互联网流行起来,郭刚堂创立了天涯寻亲网,借助互联网与志愿者的力量,让上千人找到回家的路,在2020年被评为“中国公益人物”。

或许是好人有好报的古线月公安部在打拐DNA系统比对时发现,河南某小伙高度符合郭振的特征。后续经过DNA匹配,确认这个26岁的小伙就是郭刚堂丢失24年的孩子郭振。

7月11日,郭刚堂带着妻子和年迈的父母一起赶到聊城派出所,在众人见证下与孩子相认。见面那一刻,彼此激动得无法控制,紧紧拥抱在一起泣不成声,在场所有人和网络上看过新闻视频的无不动容眼红。

滴滴泪水化作笔墨,为长达24年的寻子之旅画上句号,郭刚堂的家庭终于圆满了。

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郭刚堂用一大段人生找回爱子,让人欣喜,但像他这么幸运的人很少,仍有许多父母处在失孩的悲痛中,等待希望的降临。

新京报发布的《1930年到2017年的失踪儿童》显示,平均每个月有100多个孩子失踪。当然,在公安部打拐办的努力下,数据正呈下降趋势。在互联网技术的支持下,以及腾讯公益等平台的助力下,被拐孩子被寻回的概率也大大提升。但不可否认的是,数字的背后是无数家庭支离破碎、亲人失散的不幸现实。

在国内最大的寻亲网站“宝贝回家”上,仍能看到许许多多未回家的孩子的照片,有大量“失孤”父母亟待帮助。

此时此刻,在我们不曾留意的角落里,可能就有无辜的孩子正在承受着与亲人失散、遭受欺凌的痛苦,这些孩子本该拥有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这些父母本该过着合家欢乐的日子。

为了拯救这群被拐的孩子,2016年《帮被拐孩子回家》项目成立,并组建专职寻人团队,成员包括“反拐宣传大使”郭刚堂,穿街过巷,寻人问迹,支援那些陷入困境的被拐失散家庭,用团队的力量救助更多人。截止目前该项目已帮助全国20000多个失散家庭实现团聚,个人力量单薄无力,集体力量却能缔造奇迹。

同时,我们也欣喜地看到,随着时代的发展,科技在打拐中的作用越发明显,例如替郭刚堂完成毕生心愿的公安部打拐DNA系统,近些年通过采集父母的DNA信息进行大数据比对的方式,成功救助千名被拐儿童。

腾讯也曾推出 “QQ全城助力项目”,利用人脸识别技术和社交关系链,提升寻人的效率,至今帮助290个走失老人和儿童回家。类似的科技+打拐案例多不胜数,伴随技术的高速迭代升级,相信未来找回被拐儿童概率将持续攀升,更多失散的家庭有望重新团聚。

今年一年一度的腾讯公益“99公益日”已经开启。统计数据显示,过去6年有超过1.5亿人次的用户通过“99公益日”捐赠62亿元善款,帮助4万多个公益项目,极大助力我国的公益事业发展。

在这样的时刻,罗超频道今年加入了腾讯公益发起的第二届“ 99 公益日自媒体合伙人计划”,认领《帮被拐孩子回家》公益项目, 发起“阿超的朋友们战队”,期望通过这一方式,给被拐孩子回家贡献一点小小的力量。

在去年的首届“99公益日自媒体合伙人计划”中,已有150家由自媒体&读者组成的专属公益战队,切实帮助到了100+公益项目。

拯救被拐孩子,帮助家庭寻亲,不能只靠一腔热血,只有靠专职专人,用专业的手段来做才能做得更有效率、更有效果、更可持续。

《帮被拐孩子回家》项目启动以来,致力于助力离散家庭实现团圆梦,在打拐和寻亲上已成为明星公益项目。项目自成立以来,共收到超70万条报名信息,助力实现了近3万个团圆梦。

这是一个靠谱的公益项目,期望你愿意和我一起做这件事情,让我们一起加入“99公益日自媒体合伙人计划”,给《帮被拐孩子回家》公益项目捐款,不论金额大小,我们都可能帮助到一些人,可能拯救到被拐儿童,帮助他们回到温馨的家,与家人团聚。

愿意助力的小伙伴可以扫描下图加入“阿超的朋友们”战队,“你的一次关注,改变TA的人生”,让我们一起给帮助被拐孩子回家。

当然,献爱心的方式不一定要捐款,你的参与与关注同样是一种力量。如果可以,阿超恳请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动动手点个在看或转发,发我们的文章或战队海报、项目链接,让更多人知道并参与进来,让爱心传递得更远。拜托了!

即使再微小的援助,对于深陷绝境中的孩子,都是耀眼的希望。你的每一分钱,都会凝聚成奇迹的力量帮助到更多人;你的每一个在看或转发,都是让一个家庭不再悲伤的机会。

2014年,阿超刚做“罗超频道”没多久,互联网行业就掀起了关注“渐冻人”的冰桶挑战,当时我前同事余长江身患渐冻症,我呼吁身边的自媒体朋友们给他捐款,最终我们一起募集了一点资金转交给他的家人。遗憾的是,余长江后来未能敌过病魔,但这件事,却让我深刻感受到互联网公益的价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