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联赛下一个英超?

05年5月阿根廷双星特维斯和马斯切拉诺在巴西科林蒂安会师, 年底帮助球队拿到巴甲冠军,特维斯还成为俱乐部历史上最年轻的外籍冠军队长。时光荏苒,如今的特维斯和马斯切拉诺早已在欧洲足坛站稳脚跟,但随着巴西联赛逐渐在财政上挺直了腰板,越来越多实力不俗的外籍球星慕名而来。

09年阿根廷队长索林宣布退役,而见证他职业生涯绝唱之地正是巴西球队克鲁塞罗,其实这位左路多面手早在2000-04年就效力过克鲁塞罗,他从巴西联赛登上欧洲足坛,也从这里划上句号。抛开历史,放眼当下,巴甲劲旅国际队就拥有两名阿根廷球星,分别是达历桑德罗和卡维纳吉。其中“大头”于08年返回南美,先效力于国内的圣洛伦索,不久登陆国际队,对于来到巴西联赛征战,“大头”形容为:“职业生涯的一次前进”,事实上他的选择极为明智,2010年带领球队获得解放者杯冠军,本人也当选为2010年南美足球先生。与达历桑德罗比,卡维纳吉还是巴西联赛新人,今年1月份以租借的身份加盟国际,两人的聚首不知道能否像当年的特维斯和马斯切拉诺一样,擦出火花。

特维斯、索林、卡维纳吉和达历桑德罗,一个很值得注意的现象,巴西和阿根廷在足球世界水火不容,可阿根廷球星却是巴西联赛重要的一支雇佣军,而06年世界杯和去年世界杯,阿根廷两任队长索林和马斯切拉诺都在巴西联赛驰骋过,而潘帕斯雄鹰之所以投奔死对头的联赛,钱是最重要原因,这也是巴西联赛的魅力之一。巴西联赛的外援团队并非尽是潘帕斯雄鹰。在南非世界杯大放异彩的乌拉圭射手阿布鲁也是这里的中流砥柱,2010年与博塔弗戈签约两年,世界杯结束后球队与他延长了合同,解约费高达1130万美元。而巴拉圭中后卫朱里奥-卡塞雷斯,这位同样征战南非世界杯的球星虽然在新年伊始回到巴拉圭,但却为米内罗竞技留下了州联赛冠军。

提到巴西联赛外援,就不能不提塞尔维亚人佩特科维奇,他拥有效力皇马的显赫履历,这位攻击型中场离开中国联赛后又回到巴西联赛,辗转于达伽马、弗鲁米嫩塞、桑托斯、米内罗竞技,现是弗拉门戈球员,之所以提起他,因为这位前皇马球员的故事,证明巴西联赛对欧洲球星依旧有吸引力,而反过来也可以说欧洲球员在巴西联赛同样能获得成功。外来的球星不但能够提升联赛竞技水平,而且能够让球队形象更上一层楼,像阿布鲁的加盟导致球队球衣销售额增加了40%。

2009年底,119位外籍球员在巴西职业联赛效力,其中阿根廷(32人)占据榜首,随后是哥伦比亚(21人)和巴拉圭(17人)。而2011年已有28位外援加盟巴甲,是历史第一,比历史最高值增加了30%多,这使得巴西联赛的整体竞争力越来越强,据说罗纳尔多希望能将特雷泽盖引进到巴西联赛,既然索林和特维斯曾经来过,卡维纳吉和达历桑德罗正在征战,特雷泽盖前来报道就是天方夜谭吗?

3月24日,德科在解放者杯出场绝杀墨西哥美洲,尽管身披葡萄牙过战袍,但作为巴西裔球员,也是回归,而这也是2011年世界足坛大规模巴西球星返乡高潮的缩影。对于这种潮流,与其认为是他们在欧洲混不下去了,还不如认为是巴甲能给他们家的感觉,回家后可以踢自己熟悉的足球,通过水准逐渐升高的国内联赛保持状态,以及“家人”在钱上待他们不薄。当然,无论哪种原因,这些巴西球星的回归让巴西联赛星光灿烂,除了更具观赏性,谁也不能否认这些尚能饭否的球星的回家,让巴西联赛实力猛增。

小罗,卡洛斯,大罗,里瓦尔多被统称为4R,4R在欧洲足坛走了一遍后他们纷纷选择回归,如今大罗在巴西联赛挂靴,4R已然成为历史,但除了卡洛斯重新启程去俄罗斯淘金,另外两人均还在自己国家联赛中书写着激情燃烧的岁月。尤其是里瓦尔多,今年初以租借的身份加盟圣保罗,虽然是38岁的高龄,但2008-10年为乌兹别克斯坦本尤德科队贡献37球,就算吃老本,他也是巴西联赛的金字招牌。相比之下,小罗刚刚三十而立,虽然巅峰不再,但在四大联赛找碗饭吃轻而易举,可他还是选择了回家,成为弗拉门戈队长,这位两届世界足球先生得主的回归,让巴西联赛无疑聚焦了更多的目光,而对于小罗,当他返回巴西联赛后,巴西国内反倒认为他参加2014年世界杯的希望大增,因为回家后的小罗轻车熟路,巴西队也有更多的机会注视他。

对于巴西球星回归潮,巴西国家队主帅梅内塞斯表示:“这是好事,巴西联赛会更有吸引力,比赛水平肯定会提高。”之所以这位主帅认为吃回头草也是好马,有两个原因,首先巴西联赛的竞技水平与日俱增,另外,回归的球星并没有到养老年龄。

在南非世界杯上法比亚诺是巴西队主力射手,去年11月他才过完自己三十周岁生日,而2011年这位射手告别塞维利亚,回到巴西圣保罗俱乐部,这个他足球梦想开始的地方。与法比亚诺比,同样跟随巴西征战南非世界杯的埃拉诺更“识时务”,当人生的指针刚走到29岁时就选择回归巴西联赛,290万的身价披上桑托斯战袍,这也是他职业生涯的起点。还有小曼奇尼,这位曾经在意甲炙手可热的边锋也在今年回到巴西联赛,只有三十岁的他与米内罗竞技签约三年。1981年出生的埃韦顿,为多特蒙德获得2002年德甲冠军立下功劳,2010年加盟帕尔梅拉斯。而最“夸张”的是弗雷德,2006年世界杯巴西队成员,1983年出生,却在09年就告别里昂,披上巴西球队弗卢米嫩塞 战袍。当然别忘了阿德里亚诺,他性格上有不足,但球技没的说,回到巴甲帮助弗拉门戈时隔17年再夺联赛桂冠,29岁的他也荣膺金靴。

巴西球星回归本国联赛呈现低龄化趋势,正如巴西主帅所言,这不是坏事,因为这些球星不是在欧洲无人可要,不是回来养老,而是自家联赛对于他们越来越具吸引力。一荣俱荣,巴西联赛也因为这些当打之年球星的回归也提升了内在实力,让巴西联赛上了一个档次。

2011年1月,世界顶尖体育市场咨询机构德国体育市场公司公布了2010年全世界各个联赛的球衣赞助收入排行榜,英超凭借1.28亿欧元的球衣广告总收入傲视群雄, 德甲的球衣赞助费也高达1.18亿欧元,位居第二,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排名第三的就是巴甲联赛,球衣收入达到了1.046亿欧元。那些让我们熟悉的联赛纷纷仰视巴甲,意甲6200万欧元,法甲5900万,西甲5700万。而在俱乐部球衣广告排行榜上,曼联以2360万位居榜首,利物浦2360万,皇马2300万,科林蒂安凭借2200万收入和拜仁并列全球第四位。

科林蒂安胸前主赞助商Quimica制药公司价值1650万欧元,球衣上还有另外3个品牌:男性保健品牌Bozzano(袖上)价值250万欧元、除臭品牌Avanco(腋下)、洗涤品牌Assim(肩上),加上腰腹部的泛美银行(300万欧元),合计球衣赞助收入达到2200万。而09年巴甲冠军弗拉门戈也是广告商的宠儿,2010年初拿到一份超过1000万欧元的胸前广告合同订单,以及巴西石油公司的470万欧元,BMG矿业银行360万欧元的袖上广告,广告总额达2000万欧元。在巴甲排在第3位的是圣保罗,这家豪门胸前主广告是巴西BMG矿业银行,价值1100万欧元,而BMG矿业银行还分别以450万欧元价格买下克鲁塞罗和米涅罗竞技的胸前广告。 即使连库里蒂巴这样的小球队,都能从BMG矿业银行那里得到260万欧元的合同。

巴甲球衣广告总收入超过800万欧元的球队多达两位数,即便放眼欧洲,也只有德甲能与其比肩。德国体育市场公司在分析师瓜尔达尼认为,巴甲联赛球衣广告之所以能排名如此靠前,首先是因为近年来巴西联赛引进了众多明星,例如罗纳尔多的加盟就让科林蒂安俱乐部成为全世界的热点,“外星人”加盟前科林蒂安的球衣上仅有1家赞助商,如今却有5家。还有就是同欧洲联赛相比,巴西球队的球衣广告不仅限于胸前,腹部、袖子等处均单独设置了广告位,这使得一件球衣可以获得多个广告赞助商,提升了广告赞助收入。未来10年巴西将迎来三大体育盛事:2014年世界杯、2015年美洲杯和2016年奥运会。巴甲联赛球衣广告收入继续上升也在情理之中。

2010年的意甲电视转播费谈判已经结束,意甲卖出了8亿欧元的历史最高价,而巴甲电视转播收入是2.11亿欧元,巴西豪门组织G13仍旧不满意。果不其然,今年3月中旬Rede电视台拿下了巴甲2012-2014总共3个赛季的电视转播权,价格是15.5亿雷亚尔(约合9.3亿美元)。尽管这是联赛历史上的新高转播合同,但巴甲没有丝毫的小农意识,他们追赶的对象是欧洲联赛,作为Crowe Horwath RCS会计师事务所的顾问,索莫吉表示在2010年,巴西全国的付费电视用户增加了31%,上亿手机用户也是巴甲的潜在消费群体,言外之意,巴甲转播费用还有很高的上升空间。

在当今巴西,越来越多像Rede电视台的大公司赞助巴西联赛,甚至这些大公司为俱乐部大牌球星支付薪水,这也成为巴西联赛的一大特色。小罗的月薪是50万欧元,其中由巴西体育市场公司Traffic赞助一部分,罗纳尔多效力科林蒂安时月薪是52.5万欧元,NeoQuimica作为赞助商埋一部分单,而在弗鲁米嫩塞,为曾经效力于里昂的弗雷德支付薪水的是Unimed。

有了大公司的慷慨解囊,巴西联赛不仅能吸引球星回归,同时也能留住新秀。2010年夏天,桑托斯就对切尔西给内马尔的3000万欧元开价说了不,要知道,内马尔在巴甲的月薪是25万欧元,Seara公司掏钱。很多事物都是相辅相成的,一言以蔽之,当巴甲联赛贵为世界收入第五的联赛时,大牌球星众望所归,内马尔这样的神童也不会早早翅膀硬就飞走了。

过去的2010年巴甲收入为9亿欧元,2010年北美职业大联盟(MLS)16支球会的总收入仅为1.68亿欧元,几乎只是巴西的1/5。虽然因为2010年弗鲁米嫩塞爆冷夺冠,圣保罗等豪门表现不佳,使得巴甲联赛上座率比2009年下降17%,场均1.47万人,而大联盟是1.6万人,但电视转播费大联盟却只有0.3亿欧元,球衣广告收入更是将大联盟甩出两条街,拥有贝克汉姆的他们最大一单球衣广告是洛杉矶银河的康宝莱,价值只有360万欧元,这点钱连巴甲前10位都进不去。足球在大联盟本就不受商家待见,加上申办2022年世界杯失败,在收入方面只能与巴甲渐行渐远了。

足球在美利坚是沙漠,可在阿根廷却是第一运动,那么阿根廷联赛的收入呢?2010年阿根廷联赛的总收入不足巴西1/3,09由于阿根廷足协及各大足球俱乐部出现巨大的财政缺口,联赛差点停摆,而去年的电视转播费要不是阿根廷政府掏腰包,联赛何时开始也是一个未知数。

美国大联盟可以PASS了,阿根廷甲级联赛火暴有余,但运作能力不敢恭维,再加上阿根廷经济过去10年的徘徊不前,在西半球,巴甲联赛已是高处不胜寒,放眼欧洲,向英超和德甲靠拢才是他们的A计划。

曾几何时,巴西足坛一片乌烟瘴气,存在严重的腐败现象,黑哨、买卖比赛结果等现象屡见不鲜。巴西足协任人唯亲,拉帮结派,地域和宗派主义严重,巴西足协一度成为腐败的代名词。1980年代巴西艺术足球无比辉煌和华丽,之后的一个十年却积弊尽现,巴西舆论把矛盾都指向了巴西足协。对巴西足协所代表的腐败恨之入骨,再加上1998年法国世界杯决赛莫名其妙的惨痛失利,使巴西议会成立两个专门调查小组调查巴西足协。此外,巴西还设有专门的体育最高法院,施以重拳打击体育界、尤其是足坛的腐败和违法现象。

2005年,巴西足协爆出黑哨巨案,两名涉案裁判供认他们操纵了比赛结果,每场比赛可从因特网赌球集团拿到1万到1.5万雷亚尔不等的黑金。黑哨案发之后,巴西最高体育法院立即判定受到操纵的11场比赛重赛,科林蒂安成了最大的受益者,在重赛中多拿了积分,最后压过重赛中失分的国际夺冠。经过5年多的审理,巴西最高法院于今年3月做出一审判决。两名受贿裁判、一名贿赂者要向作为消费者的球迷赔付高达2000万雷亚尔的非直接精神损失费,而巴西足协也被处以高达1.4亿雷亚尔的罚金。严刑重法之下,巴西足坛的空气得以净化,自黑哨案在巴西联赛绝迹。

在2003年正式实行主客场积分的联赛制之前,巴西全国性赛事经历了三个阶段。1970年巴西队世界杯第三次夺冠,以此为契机推出了巴西锦标赛,规模更大,但赛制一年一个样,淘汰制是它主要特点,年年冠军都不同,从没有一个球队蝉联过冠军。也许是因为五次赢得世界杯的缘故,巴西人更喜欢杯赛和淘汰赛。这样的赛事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看起来起伏波折,有戏剧性,有意外。但其缺点是不鼓励球队的长远投入,与旧赛季相比,新赛季的球员构成可能面目全非,完全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球员变化不定,球队成绩不稳定,球迷也不满意。人员换来换去,球员对球队、球迷对球队都没有忠诚度。

2003年实行联赛制,要求俱乐部进行长远投入,比赛成绩直接反映管理经营好坏。联赛制头一个冠军是克鲁塞罗,圣保罗曾于2006、2007和2008年连续三年夺冠,这两支球队是巴西目前管理水平和经营状况最好的俱乐部。巴甲迅猛的上升势头在国际赛事中也有体现,此前在南美解放者杯中,巴西球队成绩不如阿根廷。但在2003年至2010年实行联赛制的头8年,巴西球队6次杀入决赛,3次夺冠,2005和2006两年还是两支巴西球队会师决赛,于2005年和2010年夺得世俱杯,联赛制使巴西球队的表现为之一新。

球王贝利当体育部长时,极力推出一部《贝利法》。《贝利法》当年也引起很大的争议,它旨在球员利益,保护自由转会,但引起巴西青少年球员的过早外流。去年,《贝利法》经过了修改,规定球员每次转会,在他未成年时培养过他的俱乐部都可以得到转会费一定比例部分,其目的是遏制年轻球员过早的外流。

上世纪90年代,巴西足坛球场暴力不断,在敌对的球迷组织中,经常发生打架斗殴、械斗枪击等惨案。球场暴力使广大巴西球迷失去了去现场看球的乐趣,现场观众人数急剧减少,门票收入微薄,球队的利益受到严重影响。为了重新吸引球迷到现场,2003年,巴西总统卢拉签署了《球迷权益保护法》,此法把球迷视作消费者,它的出台旨在确保球迷的安全和合法权益。

2010年7月,在卢拉总统第二任期最后一年,巴西政府又对《球迷权益保护法》进行了修改,加重了对球迷违法闹事和暴力行径的惩处力度。《球迷权益保护法》增加了球迷的安全感,巴西联赛现场上座率近几年有很大回升,又出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种观者如云的场面。一个联赛的基础是球迷,巴西近几年来联赛水平提高,也得益于此。

钢厂车床工出生的平民总统卢拉是科林蒂安俱乐部的铁杆粉丝,连任两届8年,他对巴西足球的发展功莫大焉。除了推动颁布和修改《球迷权益保护法》。卢拉还为巴西争取到了2014年世界杯和2016年奥运会举办权。对于这位为巴西足球倾尽全力的卢拉总统,巴西队却有点对不住。2006年德国世界杯和2010年世界杯虽是夺冠大热,但却没能让这位足球总统享受一下捧起大力神杯的快乐。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巴西经济高速增长,巴西生活并不比经历二战的欧洲差,明显的例证是那时巴西球星绝大部分在巴西国内终老,并不愿去旧大陆淘金。个别选择到欧洲踢球者,基本上是因为祖上有欧洲血统。世界杯前三次夺冠,巴西队用的都是本土阵容,要想用在欧洲踢球的球星也不容易找见。三次世界杯夺冠,巴西人更具民族认同和自豪感,对足球的喜爱也变得无以复加。

经过此前几十年的积淀,巴西足球水平达到一个新的高度,诞生了艺术足球一代。但好景不长,1980年代巴西经济陷入“失去的十年”,受石油涨价和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巴西经济增长停滞,通货膨胀加剧,对外债台高筑,巴西联赛也随之受到影响。在经济困境面前,巴西足球也似乎失去了自信。1982年和1986年两届世界杯,艺术足球一代踢得华丽却没有厚重的底气,连续两届都运命不佳,其遭遇令人慨叹。

巴西处于悲观情绪的笼罩之下,国内联赛越来越没有前途,济科、法尔考、苏格拉底等艺术足球名将都在壮年时期就纷纷出走欧洲,这在贝利时代是不可想象的。

1990年代,经过一系列艰难的改革,巴西经济出现好转,也使巴西足球市场扩大。1994年美国世界杯,巴西队时隔24年夺冠,巴西人对足球的激情重新被点燃。在这种情况之下,国际跨国公司和知名品牌纷纷进入,其代表是体育用品生产商耐克公司与巴西队签订天价赞助合同,但尤以帕马拉特和帕尔梅拉斯的合同最为成功。

看中巴西经济的复苏和潜在的巨大市场,帕马拉特与帕尔梅拉斯于1992年开始合作。80年代,圣保罗豪门之一的帕尔梅拉斯一蹶不振,没拿过一个冠军。帕马拉特出现之后,不仅带来了资金,而且还带来现代化的先进管理经验。帕马拉特的模式是不惜花大本钱将巴西国内的好球员或新秀买到帕尔梅拉斯,球队取得成绩、球员取得名气之后,再将他们高价卖给欧洲。那个十年帕尔梅拉斯成绩不错,拿了两届巴甲联赛冠军和一届解放者杯,还培养出里瓦尔多那样的巨星。

不过帕马拉特那样的跨国大公司与巴西球队合作,是想把球队当成一个宣传平台,卖球员的巨额收入也大部分流入跨国公司账户,巴西俱乐部所得不多。再加上其间出现的贿赂腐败等现象,这种模式注定不能长久。赚不到钱之后,国际资本开始撤出。

21世纪第一个十年,国际资本的流入则是以投机为表现形式。2004年,由有伊朗血统的英国人基亚创立的MSI(Media Sports Investment)与科林蒂安开始合作。MSI是靠股市投机发家,之后为规避风险,投身足球市场。MSI花巨额资金引入了特维斯、马斯切拉诺等阿根廷帮和巴西有名气新秀,试图翻版皇马的“银河舰队”。球星云集效果却不佳,科林蒂安只在2005年拿了巴甲冠军。2006年,MSI将特维斯和马斯切拉诺卖给英超西汉姆联队之后就拍屁股走人。

但此时的巴西足球已经发生了变化,早已告别了上世纪八九年代人债台高筑的局面。20世纪第一个十年,巴西出现经济奇迹,经济的增长吸引国际企业进入巴西足球,也使巴西国内企业实力大增。为了争取巴西巨大的消费者市场,跨国公司和本土企业都不惜大手笔砸钱,像科林蒂安等知名俱乐部赞助商踢破了门槛。有一个有趣的例子,一些巴西俱乐部赞助商太多,整个球服都印满了商标,球服搞和花里胡哨,显得不正规,但也是巴西足球向好的一个标志。

以前投入巴西足球的企业要么就是外资,要么就是巴西石油那样的国企,但现在本土私人企业也成长壮大。去年,圣保罗、克林蒂安等俱乐部收入都在1亿美元以上,巴西足球开始不差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