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超跨年变单年 今年或无解放者杯 巴甲不学欧洲

4月28日,阿根廷足协主席塔皮亚宣布,受新冠疫情影响,2019-20赛季阿根廷足球赛事就此结束。本赛季阿超已然结束,博卡青年夺冠,但阿超杯刚打过一轮。根据已结束的阿超和只打了一轮的阿超杯的总成绩,确定出2021年解放者杯4个参赛名额和明年南美杯6个参赛名额,下半年举行的过渡赛事和阿根廷杯将决定另两个明年解放者杯名额。

2019-20赛季,阿根廷足球没有降级,只有升级。下赛季将于2021年1月开始,12月结束,也没有降级。本赛季阿超有24支球队,加上由阿甲升上的2支球队,下个赛季(2021年赛季),阿超将有26支球队。2022年,阿超仍采取单年赛制,将有28支球队参赛。

目前,博卡、河床、竞技和阿根廷人获得明年解放者杯参赛名额,萨斯菲尔德、圣洛伦索、纽维尔老男孩、塔勒瑞斯、防御与正义和拉努斯获明年南美杯参赛资格。今年9月至12月,若形势允许,将举办过渡赛事和阿根廷杯,两个冠军也将获明年解放者杯参赛资格。若这两项赛事无法举行,阿超+阿超杯总成绩排名第5和第6的萨斯菲尔德和圣洛伦索将打解放者杯,排名第11和第12的罗萨里奥中央和阿森纳将获得南美杯名额。

2021年和2022年阿超由现行的跨年赛制改为单年赛制,也是着眼于卡塔尔世界杯,它将于2022年11月21日至12月18日举行。2022年阿超将恢复升降级,尽管2019-20赛季和2021年赛季取消降级,但三个赛季总体战绩平均分的标准还将保留,以决定2022年赛季结束时谁升级、谁降级。阿根廷国内也有人提出,阿超不如借机由跨年永久变为单年赛制。

对于取消降级,阿根廷足协的解释是,尽管阿超已经结束,但阿超杯只打了一轮,还有球队降级是不公平的,因为一切都得在球场上决定,由成绩定生死;由于新冠疫情,各俱乐部在经济上受到沉重打击,无力补强阵容,连续两个赛季取消降级,是为了让各球队无降级压力,可以专心培养提拔年轻人才;延续三年平均分定升降级这一标准,又让各球队必须用心打好每一场比赛。

阿超取消降级,最大得利者是马拉多纳执教的拉普拉塔体操。按它的三年平均成绩,降级已是题中应有之义。但由于新冠,老马球队逃过一劫。对于阿根廷足协取消降级,博卡青年和河床是反对的,但本赛季赛事提前结束,潘帕斯足坛两大巨头也只得接受足协的决定。之前,足协曾想把阿超球队数恢复到30支,但因博卡和河床极力反对而作罢。

3月13日,2020年解放者杯战罢小组赛第二轮。2月28日,南美杯资格赛已打完,产生22支晋级32强球队。另有两支参赛队是解放者杯第三阶段资格赛成绩最好的被淘汰队,也已经产生。还有8个名额留给解放者杯小组赛8个小组的第3名,这8个名额还悬而未决。

南美足联打算,如果新冠疫情得到迟早控制,南美足球重启,6月和7月,先利用被推迟一年的2020年美洲杯的档期打解放者杯,9月份开打世预赛。不过,最近南美足联修改了立场。南美足联副秘书宫萨洛贝洛索表示,若南美10国球队6月份恢复训练,今年解放者杯和南美杯可在8月重燃战火,争取今年打完。

但南美有10个国家,各国疫情严重程度又不同,足球何时重启可能也会有差异。如果疫情一时结束不了,南美10国何时重启联赛未定,南美足联已做了最坏的打算,有可能把2020年解放者杯和2020年南美杯延迟到2021年举行。至于南美区世预赛何时开赛,南美足联未做新的表态,若情况允许,可能定在9月份。

之前,按照规定,解放者杯和南美杯比赛的收入10%归南美足联。为缓解各俱乐部的经济困境,南美足联已放手了这一份额。至于重启解放者杯和南美杯后会不会关门比赛,贝洛索也承认这种可能性,但他担心那样做会对各球队造成太大的经济损失。

巴西是南美国土面积和人口最大的国家,新冠疫情也最为严重。在足球王国,州联赛很受重视,也很重要。从1月底开始,到4月份,先打各州联赛,巴甲联赛5月初开打,12月结束。但截至3月14日罗赖马州联赛暂停,受新冠疫情影响,巴西27个州联赛都没打完,但已进入收官阶段。巴西足协主席由27个州的足协投票选出,因此巴西足协得顾及州足协的利益和各州足球的发展。巴西足协已经向各州做出承诺,如果足球重启,会先让把州联赛打完。

在何时重启经济问题上,巴西联邦政府之前很审慎。不过,为了抗疫给经济摁下暂停键,巴西已经有点吃不消了。4月27日,巴西经济部生产力、就业和竞争特殊秘书卡洛斯科斯塔表示,巴西经济不久就会重启,也包括足球。

对于政府马上重启足球的言论,无论是巴西足协,还是巴西各俱乐部,都不欢迎。尽管只有尽快重启足球才能生存下去,但巴西球队认为,现在巴西还没为重启足球做好准备。巴西足协也已表态,商业利益不能置于健康和生命安全之上,它不会听从巴西经济部的指挥,而是听取巴西卫生部门的建议,它不着急重启足球。巴西足协也做了最坏打算,今年巴甲可以延至明年1月份。

受新冠疫情影响的不只是各足球俱乐部,巴甲独家转播商环球电视台广告收入也锐减。环球台已中止州联赛转播收益的支付,并准备减少巴甲转播收益的支付。此前,曾有人建议,今年巴甲和巴乙都放弃主客场累积积分制,而改打赛会制,打纯淘汰赛。这一提议遭巴甲和巴乙40支球队一致反对。为了确保能从环球台那里拿到全额电视转播费,巴甲和巴乙40家俱乐部向巴西足协提交了一封联名信,要求巴甲和巴乙仍打满38轮。

像巴甲一样,南美另外8国中,智利、秘鲁、乌拉圭、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委内瑞拉6国联赛也实行单年赛制,巴拉圭和哥伦比亚联赛则实行跨年赛制,分为春季联赛和秋季联赛。截至3月8日,巴拉圭秋季联赛只打了8轮就停摆,秘鲁联赛只战罢前6轮,乌拉圭联赛只战罢第3轮。截至3月9日,委内瑞拉联赛只战至第6轮。截至3月11日,哥伦比亚秋季联赛战至第8轮。截至3月15日,玻利维亚联赛打完第10轮之后就停摆,智利联赛则只战到第8轮。截至3月17日,厄瓜多尔联赛占至第5轮,但只打了两场,另6战均因新冠疫情而推迟。

当今国际足坛,占主导地位的是欧洲实行的跨年赛制。但在南半球的南美,10国有7个国家的联赛采用单年赛制,解放者杯和南美杯也不跨年。单年赛制最大的缺点是,欧洲夏季转会窗口,大批南美球员会被欧洲球队买走,南美球队在赛季中无法保持阵容的稳定性。新冠疫情爆发后,巴西不少人提出巴甲可借机由单年转为跨年赛制。不过,巴西足协拒绝了这一建议。

南美足球为何喜欢单年赛制?是跟气候有关的。欧洲采用跨年赛制,在6月和7月放假,正好可以避开高温的夏天。可南美的夏天正相反,在12月至2月间,若像欧洲那样采用跨年赛制,正好要在酷热的夏天打比赛。有识之士指出,避免南美球队7月、8月间发生球员大逃亡的最根本办法,不是改成跨年赛制,而是增强自己的经济实力。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