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男生借款38万赌博 大部分借款来源于高利贷

昨天下午,一起特殊的借款纠纷在萧山区人民法院临浦法庭公开审理,将阿超告上法庭的是大二女生小玲。借款协议表明,阿超向小玲的借款数额为32万元。

阿超今年刚满20岁,皮肤黝黑,个子挺拨,一身蓝白相间的运动服。跟他一起坐在被告席上的是其堂哥阿清,阿清同时是阿超借款的担保人。

小玲比阿超小两岁,在省内一所高校音乐学院上大二。昨天下午小玲没有出现在法庭上,而是全权委托律师代理。在庭审前的法官调查笔录中,小玲详细叙述了32万元借款的来龙去脉。

小玲说,去年夏天通过与阿超同在一所中学的男友,认识了阿超,三人经常在一起玩。小玲当时正在上钢琴课,一节课要交400-500元学费,她银行卡里有一万多元用于支付学费的钱。

有一天,阿超向小玲的男友提出要借6000元,并约定一个月内归还。结果还没过半个月,阿超就把钱还了。这让小玲和男友都觉得阿超很讲信用。

今年五六月份,阿超又提出借一万元。小玲和男友身边都没钱,但阿超说只要能帮忙借到钱,利息无所谓。小玲的男友碍于情面,就帮阿超借了几次,一开始是一万元,后来是两万元,再后来是5万元……

钱借得越多,小玲和男友越怕阿超还不上,就越想方设法再去借钱来给阿超。因为小玲的男友没有身份证,所有的借款都是以小玲的名义借给阿超的。

到今年7月5日,小玲、小玲男友和阿超碰了个面。3人经过核算,一年多下来,阿超向小玲的借款高达32万元!阿超给小玲打了一张32万的总欠条后,收走了以前小额欠条。

在借款协议里,阿超同意在约定的还款期限(今年7月5日至8月3日)内将钱归还,但当小玲和男友找阿超要钱时,被对方回绝。直到昨天开庭,欠条上约定的32万元,阿超一分钱都没付过。

阿超是以生意周转的名义向小玲及小玲男友借钱的,小玲在调查笔录中也表示曾经借钱的理由是炒股票、做生意。至于阿超借钱到底用来干什么,小玲和男友都没有过问。

不过在昨日的庭审过程中,阿超承认自己曾向小玲男友借钱,一开始说自己向他借了20多万,全部用于赌博,但钱都输光了。至于和小玲之间,他说印象里只借过几次,但数目并不大,只有几百块。

阿超并不否认借款协议的真实性,但他又解释说,当时自己是被小玲和小玲男友胁迫的。“他们让我写多少,我就写多少。”阿超在庭上说。

小玲的代理律师当庭指出阿超在说谎,因为借款协议签订的地点是在萧山一家酒店的大堂,小玲当时身边只有男友,而和阿超在一起的还有其堂哥阿清,双方是在协商和自愿的前提下签订协议的,协议里还约定,如果阿超到期不还借款,每日按500元计违约金。

“阿超在校期间的课余生活我们不太清楚。”记者联系了阿超曾经就读的萧山某高级中学,一位姓华的副校长说,他对阿超的印象很深,因为阿超是一位体训生(体育特长生),优势项目为跨栏。

这位副校长询问学校教务处后向记者表示,早在今年1月阿超就没有参加高三年级的会考,因为体训生的管理有别于普通高中生,阿超是否在外面赌博,学校也不太清楚。这所学校高三年级的一位负责人则向记者介绍,阿超今年7月份已经毕业,欠赌债打官司的事情他昨天才知道,不过阿超的行为已与学校没有关系。

记者查询今年3月在杭州举行的“2008年浙江省田径等级赛”报名表和成绩发现,阿超就是代表萧山某高级中学参赛的,并且在决赛时跑出了第五名的好成绩。

在法庭上,阿超递交了一份证明材料,以证明借款发生时自己还在读高中,自己没有偿还能力。阿超还强调,借款发生时,自己几乎没有见到过现金。

小玲的辩护律师则表示,小玲在通过借高利贷后将钱转手借给阿超,天天被债主逼着还债,最后家人实在没办法,帮小玲还清了借款。作为债权人,小玲有权利向阿超提出追偿,而且借款发生和协议签订时,双方都已年满18周岁,都是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何况还有白纸黑字的借款协议。

同坐在被告席上的阿清比阿超大两岁,对于自己被小玲告上法院他也一直喊冤。阿清说,7月5日借款协议签订的当天,他接到阿超电话就赶到酒店的大堂,当时借款协议是空白的,他在“担保人”一栏里填上了自己的名字。至于阿超和小玲之间是否存在32万元的借款,阿清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我自己也是待业在家。”阿清说自己被拖入官司是一时糊涂。

由于几方各有说法,审判长表示将视开庭情况和证据材料择日对本案作出宣判。据了解,就在阿超涉及32万元借款纠纷一案开庭前,另两起类似案件在同一法院已经开过庭,涉及金额为6万元。两起案件的被告都是阿超和签字担保的堂哥阿清。

阿超的父母昨日也出现在庭审现场,但他们除了要求媒体记者不要拍摄外,大多时间里选择了沉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