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穿越之寡妇丫鬟》为什么能撩到常年单身的你

成衣店不算大,但是挂着的衣服和叠放的布匹将店内空间占据的十分满当,来往客人挑选衣物后多是买布料回家自己做,静听了片刻蓝怡晓得这买好布料照着悬挂的衣服自己缝制,较买成衣要价格低上不少。

从这成衣店内悬挂的服饰可和来往之人的服装可以粗略看出这大周朝的服装,无论在款式还是颜色上都不同于蓝怡在电视上见到的汉装或唐装。这里的女服上身穿的襦、袄都较短小,腰身和袖口比较宽松,上衣颜色均清淡,有淡绿、粉紫、银灰、葱白等颜色相间,而裙子的颜色通常比上衣鲜艳,有青、碧、绿、蓝白及杏黄等,多数服饰都会在腰间搭配一条束带,被称作“围腰”,颜色多为鹅黄,那店家把这称为“腰上黄”。这等清淡颜色的襦裙配上一条鹅黄的围腰,颜色不似唐代的服装那般艳丽,搭配十分协调,显出质朴淡雅之气。

“买布料是不成了,我可没这手艺。”蓝怡望着那挂满一墙的成衣咬咬牙,衣服怎么也是要买的。蓝怡货比三家后选了两件上身穿的襦衫,一件黑紫色,一身淡绿色,裙子选的也是农村妇女常见的青绿色,宝宝的小衣服挑了两身手感细腻的,再加上两人的鞋子,一番讨价还价后共用去九百文钱。

那成衣店的老板娘见蓝怡带孩子不方便,还十分大方的给了她一块藏青色布头做包袱皮,顺便将那串好的一百枚铜钱连同衣服、蓝怡的小包裹一块包了进去。所以,一两银子是一贯,也就是一千枚铜钱是不错的。

蓝怡从成衣店出来时已将牛嫂的衣服脱下,换上新买的紫黑襦衫配青色长裙,腰间束上同色系围腰,鞋子也换了白色厚底麻布鞋,这般打扮起来又显得成熟几分,在青山镇算是中规中矩的装扮。

路边有一位妇人在卖妇人的饰品,蓝怡又便过去选了一根不打眼的雕花木簪和一对小耳环,共十八文。她瞧着街上来往的妇人凡是衣着尚可的,头上除了钗环外都戴着真花,以牡丹、芍药为多,她们穿紫服簪白花,穿鹅黄服簪紫花,穿红服簪黄花,十分讲究。但蓝怡还欣赏不了这等美,也没加入到带花的行列中的想法,买只木簪也算能过眼了。

打扮得体是基本要求,自己虽说在逃难,但是要住店吃饭的,总是一副落魄农妇打扮也不合适,这般寻常装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但也不会让人瞧不起,正是合适的。

再看看怀里裹在二牛衣服里的宝宝,他正滋滋有味地啃着自己的小拳头,看起来与街上的婴儿也无差异。

蓝怡笑笑,给他擦一下流到下巴上的口水,“现在就去租马车或是乘船远行反而会引人注意,不如在青山镇住几天,了解一下基本情况再赶往登州。”

服装解决了,剩下的关键便是路费。这拇指大小的一块银子是一两银子,她现在还有一块银子并一百多枚铜钱,寻个一般的客栈住两天是够的,路费还要另外准备。

虽说有那一百两银子打底,但是不到关键时候还是不能动的。她现在只想着寻个当铺用首饰换些银子。虽说现在去当铺有些冒险,但是不去当铺就要将身上的一百两银子拿出来,这样做风险更大。

依柔的东西是不能动的,但是春桃头上原带着的镂空雕花带流苏的银簪子和镶着红色碎石的耳环想来能当几两银子。春桃只是夫人身边的丫鬟,她的首饰应没有多珍贵,也不容易被人认出来。

春桃除了头上的首饰,还值些银子的就是她手上的白玉手镯,这个玉镯子看着温润,内侧还刻着“子回”二字,刻字手镯标志十分明显,蓝怡暂不作考虑。蓝怡又转了两圈,确认无人跟踪自己后才开始寻找当铺。

为了避免将首饰阴差阳错地当到仇家手里,蓝怡选了家看起来规模较小,但干净整洁的当铺走了进去,这等小店应该不会有什么强大的后台才对。

蓝怡走进这青山当铺发现柜台上有木栏隔开里外,木栏外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头戴青色巾帕的男孩子正在招呼客人,木栏里坐着一个四十多岁身材微胖面色发红的男子,正伸手指着让当当的人看什么单据。

蓝怡走到柜台前,静等前边那头戴唐巾,身穿一领紫儒服系红丝吕公绦,脚穿乌靴的书生当当。

那个小伙计并没有来招呼蓝怡,只是在三四步外做鬼脸逗着她怀里的宝宝,逗得宝宝咧开小嘴笑,一串口水流了下来。蓝怡自然地拿出帕子给他擦掉,并冲着那名伙计微微点头示意。

这时柜台里的男子指点书生在单据上画押后,一脸落魄的书生低头离开。柜台内的男子打量蓝怡,问道:“夫人可是要当当?”

蓝怡点头称是,并装作很犹豫的从怀里掏出簪子和一副耳环,不舍的放到掌柜面前。那位掌柜用棉布手帕拿起来仔细查看,并掂掂分量,对着阳光看了看耳环上的宝石,大体有了判断后问道:“这些是要死当还是活当?”

“这两件东西虽精致,但款式是有些旧了,可当十两。”那掌柜的看蓝怡的穿着,又见她身材弱小,肤色病黄的面上带着心疼和不舍,想着这首饰应该是她的陪嫁,女子但凡还有一丝办法,也不会将自己的陪嫁做了死当的。

“才十两么?”蓝怡抬头看了掌柜的一眼,学工商管理的她这点眼色还是有的,声音虽不高但坚定地说道,“我这首饰虽款式旧了些,但也值上十五两的。”

“恩……看在夫人急需用钱的份上,就十五两吧。死当之后的物品将会由我店处置,夫人不可再赎回。”那掌柜的说着拿出一张纸,用毛笔迅速的写了几个字,递到蓝怡面前让她画押。蓝怡仔细看了看,字迹潦草,自己并不全认识,大意是当掉了什么质地的饰物之类,便轻点朱砂,按上了手印。

蓝怡请掌柜的给她十五个一两的碎银角子,然后小心的收在怀里走出当铺,她现在觉得有些不妥。

“春桃是依柔身边的贴身丫鬟,她的两件首饰便值十五两银子,这怎么说也不是个小数目,更别提依柔身上的那些首饰了。宝宝家应该是大户之家,这等人家的内眷却被逼得携子逃亡,对手的实力不容小窥。”蓝怡有些头大,“依柔一看便是个大家闺秀,弱质女流,她带着孩子出来,是打算怎么躲避和面对这样强大的对手?”

感谢大家的阅读,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