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顺人阿超:行走黔山村寨 传承苗族文化

务冒席是苗民心目中的女英雄形象,关于她的故事有很多版本。有一首苗歌就是专门歌唱务冒席的:“龙塘务冒席,提裙子骑马,裙重9斤半,子弹打不穿,一跃9道坎,背起孩子去,行走如疾飞,杀敌如割菜……”这片绣片图案表达的就是务冒席提刀上战场的情景。

在安顺平坝人阿超的心里,苗族文化如一座幽深而美丽的大山,藏于深山中的文化魅力与民俗风情,总也探究不完。1981年出生的阿超,原本是一位教师,但一次旅行改变了他的职业方向。身为苗族人的他,走进了苗族文化这座“大山”,开启了探索之旅。

阿超是苗族人,住在安顺平坝。他的妈妈和大姨是当地很出名的歌师。阿超说,小时候常看妈妈和姐姐绣花,觉得那些东西很漂亮。长大后,阿超遵从父辈的意愿,就读于安顺学院的汉语言文学教育专业,毕业后成了一名老师。

2008年,阿超到凯里三棵树镇旅游,这成为他真正扎进苗族文化的一个契机。“当时,我住在村寨里,天还没亮就听到当地人唱歌,循声而去,看到他们正一边摆摊一边唱歌——原来他们是在赶场,卖自己家的刺绣。”在集市上看到各种精致的苗绣,阿超颇感震撼。“这些原生态的刺绣都是当地的老绣娘绣出来的,里面有历史印记,有苗家故事……”阿超还看见一些老外在集市上挑选绣片,“老外都如此看重我们的民族文化,为什么我们自己不好好地研究呢?”阿超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念头,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他决心要研究和传承苗族的文化。

拿定主意的阿超,开始疯狂地收集苗绣。“当时在三棵树旅游时,身上带的4000多元钱全部买了绣片。”开始绣片收藏后,阿超还认识了很多刺绣大师,“从他们身上我学到许多贵州苗绣知识,比如,苗绣分破线绣、双边绣、打籽绣……种类较多,绣片内容有反映苗族的迁徙历史、生产环境、神话故事。你看这个‘苗族兵马俑’,这是城池,外圈这里是马匹,像不像人牵着马?”阿超拿起绣片,津津有味地解读起来。

阿超说,一块看似普通的绣片,要细品才能体验其中蕴藏的故事。“四瓣花是苗族的一个符号,它象征父、母、子、女,四人组成的家庭才是完美幸福的。要想真正了解苗绣,了解绣片内容,书本知识是远远不够的,还要看实物,还要走进村寨,向老人家们请教,才能真正明白这些绣片的精髓。”

扎进苗绣世界十余年之久,阿超算得上行家了,只要看一下绣片,就能判别出绣品大致的年代、工艺、布料材质。2014年10月7日,在央视一台的《寻宝》节目里,就有阿超的藏品。“当时贵州3万多件藏品,我收藏的那件清晚期黔中苗族地区的上衣脱颖而出,衣服是2008年我在台江一个村寨花4000多元收的。针脚、针线、缎子,精致秀美,堪称佳品。”节目播出后,云南、上海、江苏等地的多位收藏家找到阿超,想高价收购这件藏品,阿超舍不得,一一婉拒,现在这件藏品租借到苏州一家私人博物馆展出。

2016年4月,阿超在青岩古镇开了间贵州非遗元素馆。三进的展馆,放满了他的藏品,琳琅满目。有苗绣,苗银、蜡染、木雕和石雕。“我的微信头像是一件蜡染衣服,是在老家棺材洞发现的,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现在这件衣服(收藏)在贵州省博物馆。”

精细的蜡染图案,也被称为刀尖上的舞蹈。阿超带着记者参观自己的藏品,他拿起一对蜡染说:“这是鸟衔鱼的图案,清代蜡染,是一对绑腿。还有那件织金蜡染的图案,象征着生殖繁衍。”阿超聊起藏品,总是一脸兴奋。

平时,阿超不忘充电,常常报名参加一些“大师班”的学习,“我曾经跟随凯里学院的一位学者,学了一个月的蜡染。那个班不仅有设计者、学者,还有清华美院的教授,大家都陶醉在蜡染的研究与制作中。”

如今,阿超常与挚友叠贵探讨如何将苗族文化传承得更深更远。叠贵曾在北京求学,毕业后回到故乡,他不仅从事将当地苗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神话故事视觉化的工作,还搜集整理民歌。“我们觉得苗族医学、文学,都是值得通过影视文本再现传播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